杭州萧山首届柿子节周日开节,35万公斤柿子快烂

从杭州萧山包洪线拐到南河堤塘,沿着东西走向的南河一路向西,会看到一汪碧绿的水潭,潭边有一棵大樟树,这便是梅里的“地标”。

梅里是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临浦镇西南角的一个自然村,名字好听,颜值高。近年来,梅里在杭州郊游爱好者群中名气渐响,有很多摄影爱好者、绘画达人将这儿视作采风创作的胜地。

看着掉落的柿子逐渐烂掉,果农于文祥一脸茫然。

梅里,地如其名,十分美丽,是临浦镇最西南角的自然村,生态环境幽美,自古就有“梅里十景”。

依山傍水成就了梅里的独特气质,村子位于郭墓峰下,南河之畔。这里白鹭翩翩,鸟语花香,行走在山林间,或许还会和穿梭其间的小松鼠们打个照面。

“柿子丰收了,可没人来收购,35万公斤柿子就快烂在地头了,真是糟践呀!”11月27日,记者到蓟县官庄镇采访时,双安村农民于文祥说,全村3万余棵柿子树,今年产量在36万公斤左右,如今采收不到1万公斤,剩下的无人采摘。

无论你什么时候来这里走走,都能听到清脆的鸟啼声时常在村子的上空响起,来自林间的风穿过屋与屋的弄堂夹带着草木清香,偶尔还会有松鼠从你的眼前“倏——”地一下跃过。

当然,梅里最为吸引人的还是上千棵古柿树,其中最老的一批柿子树相传为村里倪氏祖先于明朝种下,至今约有500年,其后世子孙延续了种柿子树的传统,使这片柿子林得以不断扩大。

27日10时,记者跟随于文祥前往双安村,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,一路上可看到高大的柿子树矗立山坡,成串的柿子挂在枝头随风摇曳。半小时后抵达双安村,记者看到,房前屋后的柿子同样没人采,树上依然挂满果子。随后,记者跟随于文祥来到栽种柿子较为集中的“东厂峪”,成片的柿子林布满山谷,树叶已经落光,只剩下火红的柿子挂满了枝头……“这些柿树都是老辈人留下来的,树龄普遍在百年以上,一棵柿树的产量有好几百公斤。”于文祥介绍。

在村民们看来,梅里是一个十分有灵气的地方。灵气,来自于村内众多古树的守护。梅里自然村面积仅约1.5平方公里,境内的古树却有1000多棵,分布密度之高,放眼全区都极为罕见。

今年65岁的倪浩林,从2000年开始承包这片柿子林。据他初步统计,目前梅里的柿子树约有1300棵。倪浩林说,每年都会有柿树受台风等恶劣天气影响而死去,因此,从承包的第一年起,他就着手自己培育种植方顶柿树。如今,18年过去了,梅里柿子树的总量依旧维持在1300棵左右。

为什么村民不愿意采收柿子呢?“摘了也卖不掉,自家人又吃不完,费工夫去摘还不如随它留在树上!”于文祥说,“你看,至今柿子还都挂在树梢上,柿价太贱,没人去采摘!”。

除了现存少数的几棵樟树和桂花树,古树的品种主要为方顶柿子树。据村民们估测,树龄大多在300—500年。

梅里的这些方顶柿树,和市场上常见的个小体圆红彤彤的柿子树不一样,是一副实实在在的“憨厚”样貌。方顶柿,顾名思义,柿子顶部长得比较方正,体形较大,平均每个重5—6两,最大的一个重达1斤左右;成熟的方顶柿是黄色的,大致与老南瓜的瓜瓤颜色接近。

“我们村属石山区,村民住得较分散,从东头到西头绵延将近四公里,凡有人家的地方周围都栽有柿子、核桃、板栗等,卖山果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。”于文祥介绍,双安村全村147户人家,基本家家户户栽有柿子树,今年大部分人家没有采收。“我家有柿树130多棵,产柿子5000多公斤,柿价好的年景能卖1万多元。但近三年来基本没采摘了,前年共卖出去600公斤,去年仅卖掉200公斤,今年一个柿子也没卖掉,全部都还在树上。”于文祥说,柿子的采摘期较短,一般在霜降前就应全部采摘完毕,立冬后柿子就会熟透变软,很难再采摘了。

方顶柿,以其顶部呈方形而得名,果形大,口感软糯甘甜。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成为梅里村民的重要经济来源。黄金十月,方顶柿成熟时,这片宁静的小山村仿佛挂满了红灯笼般,充满喜庆。

对梅里的老人们来说,方顶柿曾是他们维持生计的重要收入来源。倪浩林记得,过去他和其他村民曾挑着柿子从临浦坐船到杭州市区叫卖。西湖边人多,一担百来斤的柿子不到一小时就卖光了,收入比一天工分要高。尽管一年之中只有十来天的工夫,但带来的收入足以让艰苦岁月里的梅里人家乐上一阵子。

这些方顶柿子树是谁栽种的?又是什么时候栽种的?村民们的看法比较一致,都说最早由村里的倪氏祖先——明朝万历辛丑年进士倪朝宾引进。村里的倪虎根老人说:“和樟树不一样,柿子树不太会长高,也不太会长粗。这片柿子林,爷爷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了。我今年80岁了,这么多年,我都老了,它们还是老样子。”

村民们说“柿活千年”,这些古柿树具有顽强的生命力。今年5月,记者来到这片柿树林,发现不少古柿树树干已经被侵蚀,只剩薄薄一层树皮,但依旧枝繁叶茂,每一片叶子都有手掌大小。

2000年左右,这片柿子林承包给村民倪浩林。他接手后,便立即清理柿树林的杂树杂草,平整山地,清理出来的山地种上茶树,于是才形成了如今看到的柿树与茶树高低错落的景致。

眼下,正是梅里柿树林最具风韵的时候,叶子凋落得差不多了,露出黄澄澄的方顶柿挂满枝头,在苍翠的山林间很是醒目。

这些古柿树树身不高,有的只有三米左右,高的也不超过六七米,但每一棵柿树都旁枝斜逸,造型精致,仿佛经人精心设计一般。

10月21日,临浦镇首届柿子节将在这里举办。现场都有哪些活动呢?记者了解到,活动时间持续一天,上午,市民朋友可以上山体验采摘柿子、板栗,采摘柿子的专用网兜也准备好了,都是村民就地取材自己做的;中午,可以吃上一顿萧山南片特色的“十碗头”;下午,有颇具民俗风情的柿子节文艺演出。活动现场还有横一村有机果蔬等特色美食的展示和销售。

古柿树的生命力惊人的旺盛。4月末的梅里,远远望去,草绿色的树叶很是茂密,一片叶子有记者手掌那么长。走进看才会发现,岁月对这些柿数也不算温柔,树皮上遍布“皱纹”,树干的背阴处覆上了一层密实的青苔。

“树干都空了,但柿树还是能保持枝繁叶茂,照样开花结果。”倪浩林说,1000多棵古柿树,多的时候一年可以采摘柿子三四万公斤。

倪浩林刚接手的时候曾清点过,古柿树大概在1300多棵。近20年来,古柿树的数量在逐年减少,但仍有1000多棵。跟樟树、桂花树一样,柿子树时间长了也会“空心”。而空心的柿子树,遇到台风天,树干很容易被吹断,并因此死去。

“方顶柿是我们梅里的一张金名片,不能让方顶柿树少下去。”因此,从承包柿子林开始,倪浩林就有意识地着手培育方顶柿子树苗,如今已种下了500余棵。

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农业技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杭州萧山首届柿子节周日开节,35万公斤柿子快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